鹤芜弦断无人闻

去语吸佛了。

公式all810,小乌丸近侍,十发出货

有人想点梗和cp写文吗?我今天十发出货小龙景光,快乐无比👀😭😭😭😚😚😚😚👍👍👍

一起开箱子

温柔又孤独的十七岁大朋友和一本丸天使们,这个月开箱子的故事。估计没有恋爱成分。本篇江户城没有戏份。审神者为中心。
————————

七月伊始,现世正值梅雨时节。绵长的阴天持续着小雨,偶尔也有几场声势浩大的阵雨,浇得毫无防备的匆匆赶路人一脑袋水。

缺少阳光的日子总是让人难以提起好心情。连审神者屋外养的那两株不知名的植物,此刻看起来也有些萎靡不振。物似其主。

就是这么个让人无精打采的日子,可本丸的任务才刚刚开始。管你想动不想动,该你的那份工作还是得好好完成。这次也是江户城的开箱子活动,但和千子村正的活动不一样,这次箱子更多了,还得看脸。

审神者一直坚信非欧守恒定律。

——————————

正是黄昏,太阳该要落山了。

审神者买了几只大西瓜,这瓜每只分量都不轻,好在他勤于锻炼,家住的楼层也不高,上下楼来回几趟,也就完事了。空气里湿度太大了,就在他取下嘴里一直叼着的钥匙,差不多准备开门的时候,他身着的棉体恤已经汗湿了大半。

这个家里的采光以前有这么差吗?家里没开灯,昏暗一片,尽管视野的大半都被进门走廊的墙壁遮挡住了,可他想,大概还是和他清晨离开时,一样的摆设。

除了此时站在这里的他,没有人回来过。

“这样啊......我回来了?爸、m..”审神者将本来打算喊出来的两个字咽回肚子里,哽了一声。也许是这两个字所需的肺活量太大了,也可能是牵扯的面部肌肉较多,惹得审神者半响没调整过来,哽哽的,嗓子哑声了。

反正是没有回来,就算是喊出声,也不会被听见。毫无意义的举动就算了吧。

审神者有些赌气的,这样想。

审神者觉得自己像是只狼狈的小狗,被一小时前的瓢泼大雨按着洗了个澡的那种,心里很难过。他想起来七岁的时候,也有一段日子,让他如此狼狈。逢父母外地出差,他身边没有人的照顾时,他就会被寄养在亲戚家一星期。他很幸运,是在他的叔叔家,生活很好,甚至比在自己家里的日子更滋润,可是他就是不喜欢。不是自己的地方,终归是让人拘束的。他终日里惶惶不安,又怕被叔叔一家人发觉自己的心事,只是有一段时间见不到爸爸妈妈而已。他不想被当做让人厌烦的小孩,尽管他明确的知道他们不会。

孤单的小孩。

在更大一些的时候,他也算有能力照顾自己了,也就不用寄居他人篱下,可以独立生活了。

但小狗狗的调节情绪能力还不错。

审神者把自己晾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吹了会在本丸享受不到的空调,摆脱了一身湿气,心情自然也好了许多,刚刚苦逼心情全抛掷脑后不再去想,然后又一舒服的翻了个面,眯眯眼,睡着了。

——————

本丸里还在热闹不停。几把活泼好动的短刀早早的就在本丸的大门前候着审神者,审神者早几天就和他们约定,要带回来一个惊喜。

“嗯嗯!会是漂亮的小裙子吗!”乱藤四郎难得的束了独一个的松散松散包子头,侧着插入头发里一只栀子花。天太闷热的缘故,即使是这样盘起头发,他的发根处依然有着薄薄一层汗液。他手里捏着块小点心,蹲着,试图喂给五虎退的小老虎。

一旁热得不行的厚藤四郎拉扯着自己的领口,想鼓动些风使自己凉快些。药研藤四郎凑近他,蹭这一丝凉意,却挨了厚藤四郎一记白眼。

博多蹦蹦跳跳起来了,他鞋袜全都脱下了,自然能比他的兄弟们好受些。

“我想是零花钱吧零花钱!这个月的零用钱还没有发下来!”

高他不少的鲶尾藤四郎笑嘻嘻的揽住激动不已的博多,拍拍他的头。他知道自家兄弟的对小判的执着,正盘算着心思逗弄他一番。可才这一笔过一小会这个算盘就打空了。

”果然还是能解暑的东西比较好吧?要是能像上次一样,带回来一大袋冷饮就好了呢。“

栗田口的良心之一前田藤四郎端着摊凉过的茶水来了。

”稍微喝些茶解解暑吧,主君肯定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先好好休息一会,然后以最饱满的状态迎接他吧。“

前田的话获得了一众热的不行的刀刀们的赞同。除了对小裙子特别期待的乱藤四郎和后续赶来的大太刀萤丸,还有狮子王,其余几人全躲回房,享受电扇去了。

现世。

空调吹的实在太舒服,以致审神者险些睡过头而错过回本丸享用晚餐。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天际的晚霞还剩最后一笔——最浓墨重彩的、灿烂的一笔。这一抹红霞掺着斜阳惨烈的橘黄,未调均匀的色彩飞入他眼中。他头脑还有些发昏。

柔软的沙发抓住他,不让他起身。审神者也就顺从的躺着不动,安静的看着太阳的余晖消失在天幕里。阴影彻底笼罩整个屋子。

直到空调吹得他膝盖隐隐作痛起来,他才意识到时候已经晚了,快要赶不上本丸的晚饭时间了。

不能让各位久等。

审神者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沙发,在自己身上摸了个遍摸出了手机,慌慌忙忙的打开了游戏页面。

抱着西瓜往手机里输入灵力后,只需静待片刻便能跨越与本丸间隔着的时空裂缝了。审神者今晚最后一次,与现实的屋子告别。

“晚安。”

唔红发靓仔!是王子吧!我好喜欢他啊,一见钟情💘

冬日里

文章后续定有cp,暂未定。这是伊达组与三条家,和别的帮派斗智斗勇的无聊故事。

——————————
1

在冬夜,要论驱寒,没有什么比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更棒了。就算是燃得正旺的火堆也不行。更何况还放了水灵灵的白萝卜块,煮得也是汤汁入味,一口咬下去,又鲜又烫。

“好吃、好吃!”鹤丸国永被烫得龇牙咧嘴,不住地哈气,却又忍不住夸。“这萝卜原本就容易煮化在汤里,小光你却能将它料理的恰到好处,实在是太赞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鹤丸国永还是龇牙。这刚出锅的热东西也确实为难了他习惯温食的牙齿与牙龈。他慌忙着想找杯凉水,缓解一下嘴中的钝痛。

“来来!”

一旁的太鼓钟贞宗贴心递来了一杯稍凉的茶水————虽然是他自己喝剩下的。

“噢噢!帮大忙了!”

此时那管得了那么多呢。鹤丸国永毫不在意的接过来,一口灌入口中。

他们四人的交情,可谓是过命。无论身份地位,何种境遇下,都能将自己的性命托付于其余三人。一口水而已,还比不上他们几人曾共战西山劫匪时,那种凶险情形下展露信任的万分之一。

“呼———”总算缓过劲儿来的鹤丸国永长呼一口气,打个嗝,又捧起了碗。

“也太心急了吧鹤先生,可以放凉一会再吃哦。”烛台切光忠劝说他。

太鼓钟贞宗同样也是抱着汤碗,另一手里筷子夹起煮得烂熟肉块,送入嘴中大嚼特嚼。清脆的脆骨被碾磨的声音更让人口齿生津。

“唔...只可惜伽罗不在,没法和我俩一样享受小光的手艺呢!太可惜啦!”

“哈哈哈,确实......”

三人又谈笑起来,热闹欢快的气氛仿佛能够盖住窗外正呼啸的北风。

与山林间白茫茫一片的壮观风景相比,这间屋子显得实在是过于渺小,而难以被发现。正飘着的鹅毛大雪也在为他们助力,掩去这木屋的踪影。所以这三位才能暂时安宁下来,不用顾忌暴露行踪的,大方的升起火堆,煮起热汤来抚慰自己疲奔月余的辛劳。

一切都很顺利,不是吗。

只需要他们待风雪停后动身,半月内到达镜城即可。伊达军几位财大气粗的支持者在那里等候,只要与他们谈妥财货流通的事情,不出意外,与三条军的斗争,便能有上四成把握。

为保证此事安全,便由伊达家家主烛台切光忠的亲信大俱利伽罗,亲自前往探路。

天真冷啊。

烛台切光忠搓搓自己挽起袖口露出的半截小臂,上面冻起了鸡皮疙瘩。见取暖用的火堆已力不从心,他又添了些易燃的枯枝和几块实心的木柴,扒拉了一下火。

火光照亮了整个屋子,不时有噼里啪啦的火星溅起,屋内又是暖烘烘的。有些缺氧的环境让三人的脸都布有红晕。

看着一大一小二人兴奋喝汤的模样,心里也是多生出了几分暖意。自己也盛了碗汤灌了两口,感叹真是好味道。

要是小伽罗也在就好了呢。

大雪纷飞的镜城门外,已是冻得鼻头通红的社障青年,推开了命运波澜的大门。

临近期末

我终于肥来了!审依旧是原先那一篇的那位,cp依然是鹤丸。目前为鹤丸国永单箭头审神者。以前写的大概假期删掉重写!此篇类似于番外的性质。

——————————————

又是临近期末,成片的备考学生仔要哀嚎的时候。审神者作为朝五晚九的苦逼众生的一员也不例外。

每天早上审神者一头鸡窝似的发型去餐厅的时候,眼底下都跟抹着层黑眼影似的,再配上他惨白的面色,看着人觉得他天灵盖上妖气直冲,像鬼上身。这让同样早起的三条家御神刀看着发慌,想拉着审神者做场净化,好在被体贴的三日月宗近拉住了。

一顿看着斯文实则狼吞虎咽的早饭。负责今日伙食的烛台切光忠看呆了,怀疑审神者根本没有经过咀嚼,而是直接将饭与汤吞入腹中。这让精心调配过味增汤的他有些小小的挫败感。

“感谢款待。那么,慢用,我走了。”

审神者说话和他本人一样干净,事实上他还没有完全醒过来,只是头脑发昏的觉着时间已经晚了,慌忙一抹嘴就想回房间,收拾东西跑路。

准备着今天出阵的几位比审神者晚了一些到达餐厅,时间刚刚好,卡在审神者闷头往屋外冲的时候。

结果是理所当然的。

一声响伴随着几声痛呼。审神者结结实实一头撞在了次郎太刀的胸前。大太刀一声惊呼的一个趔趄,往后退了几步,也并未如何,只是苦了站在他身后的鹤丸国永。并不壮实鹤丸国永受了这结实的一撞,和审神者一样,重心不稳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得他龇牙咧嘴。审神者不比他强多少,好在与地板深情亲吻过得皮肤传来的刺痛让他醒过来了。他向次郎太刀表示了歉意,后者也只是笑笑将他一把拉起来。

屁股依旧刺痛却还坐着鹤丸国永觉得自己有点惨。怎么会没人拉自己起来呢,审神者都已经被拉起来了,和餐桌那边坐着的三条家的人也看着他好一会了,还有小光那怜悯的能滴出水的眼神。这都让鹤丸国永心颤颤。鹤丸国永又看了审神者有点无神的眼睛,暗暗的咽下了自己苦涩的口水。

明明正直夏日,怎么这么冷啊。

一番小插曲,也终于让注重仪表的奥州独眼龙的爱刀有了开口的机会。

“主人,您的发型最好还是再整理一下哦。”

“呃呃...?”一直盯着满脸苦逼的鸟太刀的审神者没有反应过来,匆忙应付了几声。

果然是学傻了。

平时同审神者喝茶的几位老年人耳目濡染着,也知晓了不少他们以前从未了解过得,那个神秘东方古国的故事。因为审神者是学生的缘故,他们也问了不少与这个职业有关的事情。

简单概括也就一个字,“惨”。两个字,“凄惨”。

据说,堆在审神者书桌上的复习资料,曾经将某把好事顽皮的刀剑砸了个中伤,从此大多数刀剑对审神者的房间敬而远之。

鹤丸国永最终还是被忍着不出声、笑了半天的莺丸拉着起身,他本人也是没趣的撇撇嘴,使劲瞪他一眼,然后就坐吃饭了。在将一块汤豆腐送入嘴后,又盯着被烛台切光忠拉着整理好头发,已经跑远的审神者的背影了。

殊不知,他的小眼神早就落在某人的眼中。那位的嘴角笑容愈发的带了点深长的意味。

更新后的lof就很迷了 什么也搜不出来 就连点过得小红心都无法查看 

随性【六】

嘘拖了好久,开始大幅度进展感情吧,从日常开始。我jio得爱情吧就是生活中突如其来的某个小插曲,触动心脏的时候。写的乱乱的,还是希望能够喜欢。

————————

审神者是从本丸范围最边缘,与现世接口的地方一路跑过来的。

他带着一溜烟雨走在长廊上,湿透的鞋袜被提在手上。

屋外的雨声大的很,审神者也就放开了步子,完全不担心脚步声会吵醒屋内可能已经睡下的刀剑男士。他慢慢悠悠的走着,也顺便欣赏一下顺着紧贴着屋檐落下的磅礴雨幕。每一步下去,那对像被水泡过的裤腿都会往下滴水,在布满水汽的地板上生出一朵水花来。

短刀们现在绝对是被各自的家长按在被子里,舒服的伸展着身体,再过一两个钟头就会在悠悠长的故事中渐渐沉入梦乡。审神者这样想着。习惯朝五晚九生活作息的爷爷辈刀剑大概都已经睡下了,再或者是颇有情趣的,也只会是披着被子跪坐在床铺上,咂咂嘴,赞叹一番磅礴的雨势。反正现在是没有人会出现在走廊,催促着他赶紧去换下湿透的衣服的。

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仿佛要将皮肤表面散发出来的热量吸收殆尽,更显狼狈,这让他想起来以前的一个小片段。

那一次也是因为下雨。

审神者曾偶然撞见第一部队出战回来时的模样,虽然全员仅有轻伤却落了个黄脸的疲惫状态。审神者想不通,明明是练度最高的第一部队,出战的地方也是早就走过不少次的路,这样的战场最多也是能给他们刷刷疲劳度,怎么会受伤呢。对第一部队的刀剑付丧神来讲,同这个地方的时间溯行军战斗就和切菜一般利落,逮谁砍谁,绝无可能被反杀一刀。

他带着疑惑的目光扫视面前一干刀子精,想问出个准数。为首的和泉守兼定一抱胳膊,面带尴尬的咳了两声吸引了审神者的注意。审神者看了他一眼,没做出什么表示,又望向旁边站着的药研和鹤丸国永,通通也都是避开了审神者视线,尴尬的咳嗽。审神者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是全员都打湿了衣服,还有大块的泥巴,半干的糊着。

其实是显而易见的事情——第一部队回程中遭遇大雨,然后有把眼神不好的刀将全队领进了泥巴坑,也可能是他自己滑进去的,然后其他成员在救援过程中也遭遇意外。二者的可能性都是五五开。

审神者这样估摸着,也没打算多问,准备让他们先去手入了。

空气长时间的安静让和泉守有点眼神死。
毕竟强大帅气又流行的本丸第一爱豆因为脚滑栽进坑,这种糗事传播要是传播出去了,可是会掉粉的。如果再一不小心,被土佐口音的对头知道了,这事指不定要被拿出来笑上多少次。

和泉守兼定现在急于消灭证据。

他现在就想去见堀川国广,让他帮忙处理一下衣服。不对,不能让国广知道这件事,还是只能自己偷偷的动手解决了。让如此仰慕自己的助手知道的话,实在太没面子了。

想到这里和泉守眼里更多了几分迫切。

但似乎这分心思没有通过他的眼神正确的传达,中途拐了个弯。

迫切的眼神在审神者眼睛里就是会发光的星星眼。

和泉守兼定现在的眼里流露出的真情让审神者措手不及,一米八个子的大男人突然星星眼的模样对任何一位直男都是不小的冲击,即使这个男人长得很帅。

他慌忙退后做手抚胸口状,满脸不适。这让和泉守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一旁做了挺久背景板的鹤丸国永一脸好笑的吹了个长长的口哨打破了这一不和谐的场面。

———
“哟,在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这忽然从雨幕中响起熟悉声音,将审神者唤回了神。审神者一见来者,恰巧就是自己刚念想起来的“背景板”,便心情颇佳地笑了笑,应答他。

“没什么,只是刚刚记起来了‘背景板’同志。”

“哈?”这突然蹦出来的新鲜名字让鹤丸国永莫名其妙,表示自己不明白审神者在说什么。他摇摇头表示放弃,重新拉开了话题。

他催着审神者去换件干净衣服。

“话说你这样真的没问题么,主人。还是赶快去换身衣服吧。”鹤丸国永对他现在浑身湿透还在走廊上吹风的审神者感到担忧,他怀疑审神者是不是淋雨后发了烧给烧出毛病来了,满嘴胡话。

但瞧这神采奕奕,笑得还是如同三月里春光一样明媚的样子,也不大可能有啥毛病,就是脸有些冻得发白。

鹤丸国永几乎是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的,身体先于大脑指令,将自己身上穿着白色披风脱下来替审神者披上。事实上那也是他穿着御寒的衣物,显形后拥有人身的刀剑付丧神,对温度的变化的感知程度或多或少的,也加强了一些。

冷的还是身子,暖和的是心。

因为审神者比鹤丸国永还高出一点点,鹤丸替他披上衣服的时候,是凑近了身子,胳膊拦过他脑后才给披好的,换而言之就是两人距离无限接近,快要额头抵额头的情形。

审神者眼看着那金瞳向自己凑近,和自己两眼相对,本来只是怔了怔,想着又是鹤丸的一场恶作剧,本打算笑笑,和他一番打闹了结他的作弄,却在随后温暖袭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像丢魂一样的开始迷糊起来了。

本来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举动,可他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在发飘,发虚,唯有心脏那一块是沉甸甸,正在真实又无比鲜活的跳动着。他像是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现在的心跳声,开始庆幸雨下的很大,能够掩盖这尴尬的声音。

可是脸上浮现的红润色彩是没法遮掩的。

审神者希望是自己现在缺氧造成的,或者是发烧。他不希望被鹤丸误会些什么。

对一个情同兄弟的男人心动,他还真没想过。但这就是这真的。

果然只是缺氧了吧。是因为鹤丸这一举动男友力太高了,才对自己产生了影响。审神者如此安慰自己。

鹤丸国永这边也没好到哪去。和自己暗恋的人无限接近,连彼此呼吸都能感受到的程度,换了谁都得脸红。

场面一度充斥着尴尬的甜蜜。也许。

霍金终于回去了他的浩瀚宇宙。晚上回来得知消息了以后趴在床上掉了好一会眼泪,最喜欢最憧憬的人终于还是走了。无论是如何的人终究也是寿命有限啊。
窥探到宇宙的奥秘了吗。